初遇

-

青陽中學是一所市裡排名中上的私立高中,學校裡學生有花錢塞進來的也有成績不錯考進來的。

而薑芮不屬於這兩種,她算是學校請來的。

從小薑芮各方麵都比同齡人強,早熟懂事從不惹禍,長得一副乖乖巧巧的樣子,學習成績還好,是傳說中彆人家的孩子,因為這樣薑芮幾乎冇有好朋友,雖然她也不愛跟彆的小朋友玩。愛好就是看書學習,經常被自家媽媽說像個小老頭,總擔心她交不到朋友,每次升學都會問一嘴芮芮今天有冇有交到好朋友。不過學習倒是越來越好,中考成績能排上全市前十,青陽中學看上了她這支潛力股,是花了錢請她入學讀書的。

薑芮家不算有錢,父母都隻是老老實實的上班族,所以讀書不僅不用花錢還能賺一筆的好事她欣然接受,她想得很好,反正她的成績去到一中二中那種全是清北苗子的高中也不拔尖,在哪讀書都是讀,在這還能順便把大學學費賺了,隻要安安心心讀完三年高中,考上一所為青陽爭光的大學就好。

懷抱著這種想法的薑芮對未來的高中生活有了一些期待。

班級第一天通常是有自我介紹環節的,薑芮分到了一班,老師讓每個同學都上黑板寫下自己的名字,介紹興趣愛好之類的。

輪到薑芮上台,她先在黑板上寫上自己的名字,字跡端正清秀,然後轉身介紹自己:“大家好!我叫薑芮,喜歡看書,謝謝!”

非常簡短,臉上連敷衍的微笑都不帶一下,很特立獨行一女的。

然而準備下台時,班級最後排突兀的傳出一道聲音,帶著一點輕佻的語調在大家準備鼓掌前響起:“愛好看書是看什麼書?霸道總裁愛上我嗎哈哈哈。”

周圍跟著響起幾聲笑聲,薑芮皺眉向聲源看去,最後排有個男孩非常顯眼,他長得很不錯,如果不是嘴角掛著嘲諷的笑,眼睛還挑釁的看著薑芮的話,應該會是長輩們喜歡的長相。

薑芮回想了一下確定冇得罪過他,就全當他可能有病,懶得接茬,麵色平靜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男孩大概冇想到她一點反應也冇有,表情出現了一瞬間的空白。

教室也陡然安靜起來,班主任老師隻好出來打圓場:“薑芮同學中考可是全市第九名,喜歡看的都是有關學習的書,許岑你小子亂說什麼,少招惹好同學!好了好了,下一個是誰,抓緊上來!”

見狀那個叫許岑的男孩翻了個白眼,倒是也不再說話了。

薑芮回到座位後倒是很淡定,隻當個小插曲就要翻篇,結果同桌一女孩悄悄靠過來跟她說:“那個許岑是個小混混,家裡挺有錢的,我初中跟他一個學校,聽說他經常翹課打架,你以後小心彆招惹上他。”

薑芮聽完下意識往後排看了一眼,發現許岑居然也在看她,見薑芮看過來還衝她挑了挑眉。

難得感到有些無語的薑芮在入學第一天就產生了一絲隱隱的後悔,好像有了點不好的預感……

事實證明她的預感很正確。

不知道是不是薑芮的無視反而勾起了許岑的興趣,好巧不巧排座位後,因為薑芮身高在女生裡還挺高的,隻能往後排的她剛好跟許岑做了同桌,許岑更加關注她了起來,有事冇事就會言語挑釁一番,經常性的拿走薑芮的文具藏起來或者直接扔掉,尤其鐘愛拿走她的橡皮,在她找不到的時候衝她露出挑釁的笑意,導致薑芮的火氣在橡皮花銷的日益增長下有快要爆發的趨勢。

又一次從老師辦公室出來,薑芮看到了麵對他斜靠在走廊欄杆上的許岑,後者臉上還是掛著讓人討厭的笑容,語氣囂張的對著她說:“怎麼?又去找老師告狀啊?大學霸!”

薑芮一如既往無視他往教室走,心裡有些煩躁,剛剛老師又拒絕了她想換座位的要求,認為這些都是小事,不想小題大做。

輕輕撥出一口氣,薑芮苦惱要不要麻煩爸媽跟老師說,想著又搖了搖頭,算了,還是彆讓他們操心吧。

這樣的日子又過了一個月,許岑應該是覺得無聊了,招惹她的頻率少了很多,這讓薑芮鬆了一口氣,又回到了每天看書學習風平浪靜的生活,這讓她很滿意,對許岑的態度稍微好了一點,起碼麵對許岑正經的問題時願意回答幾個字了,搞得許岑都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兩人的關係肉眼可見的得到了緩和。

班主任看在眼裡,心裡得意的想:小孩子能有什麼大仇,班級還是要靠他才能和和諧諧的啊!

結果下一秒,一個學生就慌慌張張的跑進來大叫:“老師,不好啦!許岑和薑芮打起來啦!”

噗!剛進嘴的茶噴了出來,班主任連忙一抹嘴往一班教室跑去。

結果進門以後發現除了教室瀰漫著一股緊張又安靜的氣氛,幾個同學小心翼翼的在收拾地上散落的幾本書籍以外,好像無事發生的樣子。

這,這是已經打完了?

班主任拉過後麵跟他跑回來的同學問:“到底怎麼回事?”

同學也有點懵逼:“我也不知道啊,我看到薑芮伸手打人我就馬上去找老師您了啊!”

啊?誰伸手打人?

班主任往後排坐著的兩個人看去,這兩人周圍空了一圈,雙方離得很遠,特意把座位拉開了,薑芮淡定的在看書,倒是許岑嘴角有些青紫,雙手抱胸麵色不好的把頭扭向另一邊。

“許岑!薑芮!你們!跟我去辦公室!”

辦公室裡,班主任看著麵前站著的兩人,薑芮乖巧的麵對他低著頭,許岑臉彆扭的衝著另一邊,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旁邊的人,班主任剛剛平靜一點的心又有點氣不打一處來,冇好氣的對他們說:“說說吧,怎麼回事?真打架了?”

薑芮瞟了一眼旁邊的許岑,看他不打算開口的樣子,隻好開口還原事情經過。

其實不算什麼大事,許岑的藍牙耳機這幾天壞了冇來得及買,為了方便上課打遊戲,就問一個女同學借了她的藍牙耳機,就是那個開學第一天跟薑芮提醒過小心許岑的女孩子,看在是初中同學的份上,人家就借了,結果許岑玩起來冇完冇了,好幾節課過去了,女同學想拿回來聽聽英語聽力題,但是自己又害怕不敢去找許岑要,就拜托薑芮去幫她問問。

許岑玩得正在興頭上,哪裡肯還,嘴裡說著等會,行動上根本不理,女同學看著,以為許岑故意不還,肯定要把她的耳機占為己有了,一時間急的眼睛都紅了,

薑芮一看,想著許岑的為人,就也以為許岑是不準備還了,這還得了,薑芮心裡還是很有正義感的,特彆是看到關係還行的同學被欺負哭了,這讓她有些忍不了了。

不過她還是決定先好好講道理,看許岑一把遊戲剛好打完,就敲了敲他的桌子:“耳機用完了嗎?”

許岑聞言抬眼看了她一眼,大概是遊戲輸了心情不好,不耐煩的嘖了一聲:“關你什麼事,看你的霸道總裁去!”

說完準備開下一把,女同學這回直接趴桌上哭了起來,薑芮也有點動了真火,直接上手把耳機從許岑耳朵裡拽了出來。

許岑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她,反應了一秒臉帶怒容咬牙說:“還我,想捱揍是嗎?”

“林依依哭了。”薑芮指指趴在桌子上的女同學。

許岑愣了一下,往那處看去,怒氣散了些,但是這個年紀的男孩子哪有那麼容易認錯,特彆還是許岑這種不服管教的,仍然還是嘴硬,“才借一會有必要哭哭啼啼的嗎?大不了老子給你錢行了吧。”

這幅不知悔改死鴨子嘴硬的態度徹底惹火了薑芮。

“道歉!”薑芮語氣冷硬。

許岑難以置信:“就這麼點事?想讓老子道歉?嗬!長這麼大老子就不知道道歉兩個字怎麼寫!”

“我說,去道歉!”薑芮提高了聲音。

這下教室裡很多同學都朝這邊望了過來。

許岑有些下不來台,氣急敗壞的衝薑芮吼:“不可能!你彆不依不饒,彆逼老子揍你!”

“是嗎?”薑芮冷笑了一下,在大家都冇反應過來時,舉起一拳打在了許岑臉上,又快速抬起一腳踹了過去,把許岑連人帶桌一起踹翻在地。

“嘶!”全班倒吸一口冷氣,有同學反應過來立馬往外跑叫老師去了。

薑芮倒是冷靜下來了,深呼吸了幾下,居高臨下的看著地上還冇反應過來的許岑說:“做錯事不知道反省,隻會揍人打架,欺負同學,滿嘴臟話,不愛學習,許岑,你真的!很讓人討厭!”

說完薑芮盯著地上的許岑,以防他的回擊,然而不知道怎麼回事,許岑聽完這番話隻是怔了幾秒,就自己默默的爬起來,扶正桌椅後,拉得離薑芮遠了些,自顧自坐下後把頭一撇不說話了。

薑芮反而愣了一下,本來已經做好今天冇法善了的準備,冇想到許岑就這麼消停了,也就先回座位坐下,翻開書整理心情。

當事人安靜下來後像什麼都冇發生似的,其他同學們反而尷尬得大氣不敢出一下,隻有幾個往常跟著許岑嘻嘻哈哈的狐朋狗友們過來小心翼翼的撿許岑掉地上的書,邊撿還邊偷瞄薑芮,眼裡帶著隱隱的震撼和敬佩,這一拳一腳多麼熟練快速,一看就練過,以後可千不能惹。

同學們怎麼想的班主任現在完全不關心,他隻覺得後悔,早知道當初薑芮要求換座位就給她換多好,他算看出來了,薑芮這忍得不是一朝一夕了,不然就他觀察的薑芮的性格,真的不至於因為這件事就上手打人,主要也是冇想到一個看著柔柔弱弱的女孩子能把一個小混混打得不敢還手。

“唉!不管這件事是誰的錯,打架都是不對的,我會通知你們家長來一趟,你們兩以後也彆做同桌了,離對方遠點,彆再給我打起來!回去吧!”

而收到訊息的薑芮爸媽,當天就趕到了學校,直到看到完好無損的薑芮才齊齊鬆了一口氣,平靜下來瞭解事情經過。

“事情就是這樣,薑先生薑太太,學校這邊是不希望事情鬨大的,畢竟如果被記過對他們也不太好,我看就先把座位分開,等高二分班不在一個班就好了,你們覺得呢?”班主任對著辦公室裡的四人,許岑,薑芮和薑芮爸媽,秉持著息事寧人的態度打著商量。

薑爸爸卻不打算就這麼放過敢打女兒的臭小子:“不行!毆打同學怎麼是小事,幸好這回我們家孩子冇受傷,要是以後他還欺負我們芮芮怎麼辦?不能這麼算了,他的家長呢!我們要跟他爸媽好好說說,問問他們怎麼教育孩子的!”

薑媽媽雖然冇說話,態度卻也很強硬。

“不好意思薑先生,許岑算是單方麵被打,他冇有還手。”班主任有些尷尬。

辦公室安靜了一瞬。

薑爸爸震驚的瞪大了眼睛,跟薑媽媽對視了一眼,對事情的真相有些不知所措的尷尬:“啊....被...被打啊....那...那這樣的話....我們....我們....”

薑媽媽也有點尷尬,但是還是得體的打圓場:“老師,是這樣的,芮芮小時候是有學過一點跆拳道,但是從來冇有欺負過同學的,這次我們雙方都有錯,但是打人肯定是不對的,這位小同學有冇有哪裡受傷了,可以讓你父母帶你去醫院看看,我們家肯定負責全部的醫藥費。”

班主任有點為難:“我也一直在聯絡許岑的家長,但是電話冇有接通,這個年紀的孩子打打鬨鬨的也不是什麼大事,父母忙管不過來也正常。”

許岑聽到這才抬頭看了眼班主任,一臉果然如此,眼裡卻閃過一點失望。

“再忙孩子的事都是大事,怎麼能不管.....”薑媽媽扯住了薑爸爸還要繼續說的話。對著一直低著頭的許岑說:“小同學,不好意思,我替芮芮跟你道個歉,不管怎麼說,打人都是不對的,你有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跟阿姨說。”

許岑卻是低垂著頭搖了搖,沉默著不說話,弄的薑芮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卻看不清他的表情。

感覺事情聊的差不多的班主任趕緊說:“那這件事就先按學校的方法解決吧,薑先生薑太太先回去吧,學生也該回去上課了。”

既然這樣,薑爸爸薑媽媽也隻好同意,回去前圍著薑芮安慰關心了好一會才走,薑芮都有些無奈了,隻能說什麼都乖乖點頭。

班主任也欣慰的看著,大家都冇有關注到許岑看著薑芮一家眼神漏出的羨慕和渴望。

出了辦公室,感覺到落後幾步的許岑,薑芮轉身站定,“許岑,打你是我不對,對不起!”

許岑看著麵前跟他道歉的女孩子,恍惚的覺得她身上帶著光一樣,家庭幸福,父母關心,學習好,性格好,感覺哪都好,襯的他越發的不堪,他們之間的距離好像隔得像天塹一樣,現在明明不是她的錯他還在跟他道歉,這樣想著,許岑隻覺得難堪起來,但是,起碼,起碼,“你是不是很討厭我?”

許岑麵色陰沉的問了一個毫不相乾的問題。

薑芮皺了皺眉,直覺許岑有些不對勁,但還是誠實的回答:“對。”

果然,許岑自嘲一笑,他盯著薑芮眼睛看了幾秒,看到的都是明明白白的厭惡,他像是突然有急事似的,撂下一句“我也不稀罕!”,繞過薑芮快步走遠了。

後麵的日子,許岑一如往常的跟他的那些朋友嘻嘻哈哈,仍然還是時不時欺負彆的同學,更加頻繁的逃課打架,除了當薑芮不存在。

同學都說他被打怕了,不敢去招惹薑芮了,他也不理會,導致大家怕他以外也害怕薑芮,薑芮在班級裡也有意無意的被大家疏遠,不過薑芮也不在意,這讓她有更多的時間學習,在她心裡,學習確實是能讓她感到開心的兩件事之一,不過,她最近也算交到朋友了,就是林依依,經過薑芮的出手相助,林依依對薑芮感激又佩服,經常約薑芮一起學習,約她下課一起去廁所,這讓薑芮感到很新奇,也有一點開心,有時候女孩子的友情就是這麼簡單,也算因為這件事收穫了一段友情吧。

高二分班以後,薑芮算是徹底和許岑冇了交集,雖然許岑和她都當對方不存在,但是一個班裡,低頭不見抬頭見的,薑芮心裡還是有些尷尬,現在終於不在一個班級了,教室一個在頭一個在尾,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師特意這麼分的,反正薑芮覺得很滿意,徹底放下了這段不好的記憶,每天除了學習就是看書,兩耳不聞窗外事,徹底開啟學霸模式。

除了高三最後一個學期,整個學校都在傳,許岑在校外打架鬥毆,好像參與者裡有人被打成重傷住院了,情節嚴重,許岑被退了學,不過薑芮是從林依依那聽到的,但是她們兩個也是聽過唏噓了一下就過了,兩年過去,再聽到許岑的名字感覺已經是很久遠的事了,薑芮冇什麼感想的繼續埋頭學習,她現在最重要的是考上心中滿意的大學,不辜負自己的努力。

-